远尘淡漠调烟雨

离开

今天趁着长假还有一天,提前回城市,防止堵车。
傍晚爸爸妈妈带妹妹出去。回来带了一袋子零食。有一包小玩具里有两块糖,妹妹就说:“我要留给姐姐吃一块,今天先藏在枕头下面。”她把糖藏在枕头下面,睡着了,希望明早甭给姐姐吃糖。
前天的时候,妈妈给了妹妹一个王冠,跟她说:“你好好上学,这个就是你的。”妹妹把王冠丢到了妈妈怀里,“我不要它,我也不想上学。”她想跟我们一起出来,她想妈妈。我们都知道,我们都知道的。
爸爸妈妈带着姐姐,在她睡梦中离开了,会城市去了。妹妹一个人枕着糖睡着了。她的梦里会有爸爸、妈妈、爷爷、奶奶、姐姐,大家都生活在一起。
妹妹那么聪明,她应该知道姐姐为什么在晚上还穿着风衣,姐姐的书包为什么不在楼上了的。

我的思维被困住,分辨不出真理与错误

我想登上列车,从边境穿过蒙古,去到俄罗斯

嗷嗷嗷,出来了

阿官的公式,第七把出的博多。要不要努力一下试一试虎弟能不能锻出来。

【百日双晴|89】双晴明(上)

敲黑板。现代带玄幻玩儿,白晴明是黑帮大佬,黑晴明是好人家的好孩子,最后,这是BE向。ooc肯定有
如果接受,欢迎食用。只上一,二才写一半。我是玄都,也可以叫我花卿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一.糟糕的开头)幽深的地牢里,昏昏暗暗,头顶上的灯发出细微的亮光,一切都显得不真切。
黑晴明睁开了眼睛,揉了揉昏涨的脑袋,四下打量了一番,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他被灭族了,父母亲人皆亡,独留他一人不知为何没被杀死。“哒哒哒”的走路声从深处传来。有人过来了,灭族的人吗?黑晴明捶了捶脑袋,思维有些跟不上。脚步在他前方的牢笼停住。“打开。”黑晴明抬头看向来人,牢里光线昏暗,来人还背着光,面容越发显得不真切,只有一团模糊的黑影。终于到了,他有些浑浑噩噩。往日父母待他虽不算多么的亲密,却也真心,家业虽大,亦有敌二三,但终未想到有被人灭门的一天。
黑晴明再次晕了过去,梦中似乎有谁轻叹一声把他抱起,一股淡雅的檀香萦绕,好像隔离了那个布满血腥和尸体的家。
白晴明虽叫“白”,却是自世间的黑暗地方生长,自幼学的是厮杀和谋术,除了喜着蓝白色调的衣服,身上带着檀香外,倒是没有能和“白”沾得上边的,甚至连蓝白色,都像是有谁夸过他穿的好看才喜欢的,却至今未知是谁能左右他,故多被称为晴明。晴明觉得,今天遇到的那个被灭门的小公子,也是孽缘。不过接了是一桩小任务,安排人灭一个灵力温和的家族罢了,现在倒是有些后悔。他从地牢里把那个小公子抱了出来,听下属说叫黑晴明。倒是相配,晴明悄悄的想着,带着一丝如同暗喜的感情在里面,他是从未想过自己同黑晴明还会有未来,灭门之仇,不共戴天,他家黑晴明三观可是很正的。
晴明抱着黑晴明回了房间,吩咐属下去拿药。他将黑晴明温柔放在床上,接过药仔细地涂抹,挥手让属下自行离去。应该连疤都不会留,晴明心想。也不知道是不是疤没了这事也就像没发生过一样。晴明讲东西收拾好了,爬上了床,悄悄抱住黑晴明,黑晴明往他怀里缩了缩,晴明的眉梢爬上了一丝喜悦,暂时压下了漫天的苦涩,夜还很长。

弃号,退坑,再也不见,也许我坚持不了多久。但是真的好难受,签到194天。45级,达成大阴阳师成就,这是第二个号,第一个号签到大概80天,一共估计274天。从来没抽到过ssr,他们跟我说高非会被小鹿撞断腿的时候,我甚至是开心的,希望来小鹿。但是从初级到高级,甚至一路到大阴阳师499。我都没有出过。我看过别人说1%的概率,我这里已经为0了。送的大天狗,用的白童子的御魂,有对比才有难受。三次元的好朋友,一共抽过不到十次,有七次截图给我看是ssr,从新出的雪童子到常见的茨木天狗妖刀姬。但是我一直到37级,才有了姑姑,主力一直是黑童,他很好,即使到现在御魂不是很完美,他也很好,斗技场上总有那么几次能出发被动,反死对面的大佬们,比如菜一点的60级。都说ssr有什么好,但是我从来没有过啊,我根本就没有抽到过,一次都没有,网易,你真的很棒棒,再也不见。

白童子满爆get√
爱你

连续两把萤丸

大阴阳师,出的狗子∪・ω・∪